line
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職場新鮮誌

:::
回上一頁 友善列印 轉寄好友
字級:
小字級
中字級
大字級
焦點人物

線上開會先聊貓!這家公司成立第一天就全員遠距,怎麼練向心力?

已習慣在任何地方都能工作的高嘉良(左)、薛良斌(右)認為,遠距可節省通勤時間、爭取國際人才。圖片來源:王建棟攝__Cheers雜誌提供 已習慣在任何地方都能工作的高嘉良(左)、薛良斌(右)認為,遠距可節省通勤時間、爭取國際人才。圖片來源:王建棟攝__Cheers雜誌提供

文 陳育晟

AI新創InfuseAI,創業之初就拚全遠距,線上開會先講私事,實體會議跑去烘焙、打高爾夫……,他們如何讓員工效率加倍,甚至吸引國際人才加入?

「我買了新的降噪耳機,」「我家的貓最近很乖,」星期三早上10點,台灣AI新創InfuseAI的20位員工,在視訊會議逐一分享和手上工作無關的生活大小事。這背後其實藏著公司成立3年多來,從「遠距友善」轉型為「全遠距」的故事。

2018年成立的InfuseAI,由國內兩位開源軟體領袖,分別是發起g0v零時政府的高嘉良、線上售票網站KKTIX創辦人薛良斌所創立,協助降低企業AI化的配置與管理成本,「從創業的Day 1開始,全公司就是遠距工作,」高嘉良說。

說話時總會先停頓思考幾秒再發言的高嘉良,和總是滔滔不絕分享事物的薛良斌,個性很不相同,但兩人過去都長期習慣遠距工作,「這對軟體開發來講,是更有生產力的模式,」高嘉良強調。

【小檔案】InfuseAI
創辦人:高嘉良(執行長)、薛良斌(營運長)
成立:2018年
規模:團隊20人,今年底將擴編至30人
成績單:主要客戶包括玉山金控、永豐金控、奇美實業等;今年4月完成430萬美元的A輪募資,由緯創領投

【我們的幸福提案】
1.利用遠距工作特性,招募更多國際人才幫台灣企業工作。
2.培養國際人才,以爭取和更多國際企業合作。

目前20位員工中,多數都住雙北,有2位住桃園、3位在新竹,甚至還有一位台籍技術傳教士(Technology Advocate)在日本滋賀。

為何一開始就採遠距工作?薛良斌思考,若在北部選址設辦公室,同仁至少得花1小時移動上下班,「把這1小時拿來工作,我覺得更棒。」

建立制度:備齊所需工具

而且,創業第一天就想走向國際的兩人,早就計劃好,如果InfuseAI持續壯大,用遠距工作模式,才能和國際人才快速接軌。

2018年公司成立時,所有員工除每週一次實體會議,其他時間都可以自由選擇工作地點。公司每月也會補助每人3000元,以購買遠距工作所需的各種硬體設備。

同時,InfuseAI也運用各種遠距工作所需的工具,如團隊溝通平台Slack、遠端打卡的人資管理平台AttendenceBot等。

「但純粹工具,還不足以成為遠距工作的公司,」高嘉良認為,更重要的是同仁間的「互信」。

培養信任:實體會議純聯誼

2019年4月,InfuseAI把每週一次實體會議改為每月兩次,同年9月再縮減為每月一次,見面時不再談論任何公事,而是純聯誼,象徵公司已進入「全遠距」時代。

「把事情做好,一定要有好的配合,」InfuseAI資深工程師巫秉澔指出,早期同仁會先開會再一起用餐、聯誼,但效果並不好,大家往往聯誼時還在談公事;最後改為每月一次建立向心力的活動,包括到烘焙教室做蛋糕、打高爾夫球等。

此外,每週三還會有「1分鐘時間」,要員工分享和公事毫無關聯的事,「讓大家分享完再談公事,彼此合作會更積極,」高嘉良說。

當員工向心力變強,知道自身對企業的價值時,企業也不須緊盯是否摸魚。

一位軟體工程師觀察,有些企業實行遠距工作時,會要求各部門未讀訊息必須在1小時內讀取,也有些要員工不定時填答螢幕前跳出的一次性密碼,證明在電腦前工作。這種情況在InfuseAI從未發生。

透明文化:員工為心情評分

勞雇間彼此的互信,需要企業「透明文化」的支撐。例如,開會前要先把文件和議程準備好,讓大家能事先掌握。

去年7月,InfuseAI引進的軟體Status Hero,就對透明文化的建立幫了大忙。藉由Status Hero,兩位創辦人可以知道誰一天開會多少次,誰遇到什麼問題,後來怎麼解決。

甚至每一位員工都可以在Status Hero上,為自己每一天的心情打分數。如果有人在上面標示很累、壓力很大,主管就會適時問候。

薛良斌解釋,這套系統可以幫員工在遇到困境時求助,也可以讓大家知道公司最近面試何種人才、拿到哪些資金,讓各部門目標趨於一致,自然就會對企業有向心力。

InfuseAI樹立的遠距工作文化,不只在台灣走得很前面,就算放諸全球也是觀念領先。

目標:完整配套搶國際人才

過去6年曾在新加坡、日本定居的InfuseAI技術傳教士羅金騏觀察,國際大企業多半僅把遠距工作視為新冠疫情的權宜之計,而InfuseAI的遠距工作配套,相形之下更完整也更具吸引力。

而這正是InfuseAI如今得以爭搶國際人才的優勢。薛良斌透露,目前正向時區加2至12小時地區(從西歐到澳洲)發出徵集令,預計年底團隊將擴編為30人。

為了在薪資上更有競爭力,InfuseAI以舊金山的物價水準當作核薪原始標準,再根據員工位處各地不同物價水準調整薪資。
「這是足夠找到好人才的方式,但要怎麼有競爭力又公平,我們也一直在嘗試中,」高嘉良強調。

不過若以國際薪資水準徵才,代表人事成本也將暴增2至3倍。以軟體工程師為例,InfuseAI僅須花95萬至200萬台幣的年薪雇用台灣本地人才,若工程師在矽谷,就得花7.2萬至17萬美元(約200萬至475萬台幣)。

「不可能用國際薪水來養台灣客戶,否則兩年後你就見不到我們了,」薛良斌坦言。

InfuseAI今年目標就是要在台灣有足夠知名客戶,除現有玉山金、永豐金、奇美實業等,未來也將爭取國際客戶。

這代表,InfuseAI已進入「用國際人才解決國際問題」的國際化循環。

Google台灣前董事總經理簡立峰認為,這就是遠距工作帶來徹底全球化的例證,「InfuseAI如果沒有給台灣員工很好的pay(薪水),工程師就去其他國家公司上班。因為都是遠距上班,看誰付更高的薪水,他就去哪裡。」

高嘉良、薛良斌打造的全遠距職場,不只讓國際人才在虛擬空間走向台灣,也開啟台灣人才邁向世界的想像。而在這人才的推力與拉力間,台灣長期屢被詬病的年輕人低薪困境,或許也將找到解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