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職場新鮮誌

:::
回上一頁 友善列印 轉寄好友
字級:
小字級
中字級
大字級
焦點人物

在林昀儒爆紅前就贊助他 36歲「狂人老闆」,要讓嘉義市走出桌球沙漠

金石建設董事長柯建利。圖片來源:謝佩穎攝_Cheers雜誌提供 金石建設董事長柯建利。圖片來源:謝佩穎攝_Cheers雜誌提供

過去在桌球圈沒沒無聞的嘉義市,近兩年橫空出世,辦出全台規模最大業餘比賽,背後推手是被稱為「狂人」的金石建設二代柯建利。被迫放下選手夢的他,究竟做了什麼?

「啪搭!啪搭啪搭!啪搭!啪搭!」無數小白球在球拍與球桌間來回碰撞,一張張稚嫩臉龐下的運動衫,早已因汗水浸濕成深色。他們不斷揮動手臂,專注回擊眼前的來球。

陪著這群桌球小將練習的,有2017年世大運台灣國家隊總教頭賴冠珅、日本國家代表隊教練秋澤美希與前國手洪子翔等人。

嘉義市南興國中道生館地下室,過去堆滿雜物、課桌椅的300坪空間,在短短半年內改頭換面,化身這座城市的桌球訓練基地之一。

「進來打造的工班連一塊錢都沒有經過學校,球桌是奧運等級,15張就100多萬,都是他一手包辦,」校長柯博議口中的「他」,是被稱為「狂人」的金石建設董事長柯建利。

南興國中招收、培訓桌球選手一年半,去年已有戴博鈞入選15歲組青少年桌球國手,有機會受國家隊徵召;今年全中運,南興也在桌球男單、男雙、男女混雙打進會內賽,4月中將挑戰8強。

柯博議去年接待近20組來自各縣市的家長,參觀訓練場地與宿舍,這是過去被視為「桌球沙漠」的嘉義市從未有過的光景。

從小熱愛運動,卻無法圓選手夢

柯建利是背後的最大推手。「金石」是嘉義市老字號建商,柯建利接班7年來,不斷改進售後服務,如每3年替客戶清洗房屋外牆,前年以20億元創下營收新高。

今年36歲的柯建利眼光精準,當桌球國手林昀儒世界排名仍在20多名,尚未因東京奧運聞名全國之前,就看中他冷靜且不怯場的心理素質而出資贊助。

另一位奧運國手陳建安進行「黃金計劃」時,指定教練賴冠珅正好在金石球館任職,柯建利順勢邀請他移地至嘉義訓練,並為陳建安安排專屬體能訓練師、物理治療師與陪練員。

柯建利從小就想當運動員,曾背著家人報名棒球夏令營、參加學校田徑隊,母親至今仍不知他在小學有過3年的田徑歲月。

他之所以對桌球情有獨鍾,是國一那年。當時校園有張石製的球桌,柯建利第一次握到桌球拍就打出了興趣,「那時候身高143公分,打桌球好像比較適合我,就開始找教練學球。」

他愈打愈好,曾代表嘉義縣參加全中運,甚至有外縣市桌球名校教練邀他繼續打球,往職業選手方向發展,卻被父母一口回絕。

「我整整一年沒跟他們說話,」年輕氣盛的柯建利知道自己的選手夢將因此中斷,藏不住心中不滿。

父親驟逝,加速他贊助球隊計劃

但桌球始終是他心中一株閃著微光的小火苗。他上輔仁大學後,考進桌球校隊,曾經整個暑假泡在台南,與體育系學長一對一特訓,還為了打桌球而延畢一年,最好的成績是全國雙打前四名。

大學畢業後回家上班,柯建利在29歲接班,他透過大學學弟牽線,先後贊助宜蘭國小,以及新北市修德、麗林國小等桌球名校球隊經費,每年約20至30萬元。

既然有能力幫助其他縣市選手,「有一天也要在嘉義發展自己的球隊,」柯建利設下目標。

他原本想等接班後站穩腳步,35歲左右再展開桌球培訓計劃,繼續未竟的桌球夢。

父親的驟逝成為催化劑,將他心中的火苗燒成一把烈火。柯建利的父親採權威式管教,兩人間有道無形的牆;直到他進入父母公司,發現父親其實想法開明,常支持他的創新嘗試,才化解心結。

但好友般的情誼不過維持3年多,父親2017年便罹癌逝世,柯建利透過心理諮商才走出陰影。

體認到人生無常,他決定提前展開桌球培訓的規劃。柯建利先於2018年舉辦「金石盃」桌球賽,其他賽事的冠軍獎金都是5000、1萬元,他卻給5萬,相對高額的獎金讓金石很快打響名氣;隔年參加者從800人增加至2000人,一躍成為全台規模最大的桌球業餘比賽。

柯建利的夢想愈做愈大,他在2019年購地,企圖在嘉義火車站後站周邊打造規格媲美國家運動訓練中心、8層樓高的金石桌球訓練中心,預計後年中旬完工。

在訓練中心施工期間,柯建利先搭建一座臨時球館打球,「本來就有扎根基層桌球的計劃,既然球館有了,開始想更進一步推動桌球三級制。」

所謂三級制,就是從小學到高中一路培養。嘉義市過去沒有桌球校隊,柯建利一方面從小學端成立校隊,培植在地選手;一方面招攬外縣市的桌球好手入籍國高中。

他先在嘉北國小成立嘉義市第一支小學桌球校隊,也與南興國中談妥,同時砸下5000萬元在嘉義高中興建一所桌球館,3校所有硬體、人事費用全由他出資,嘉義市的桌球三級制雛形漸具。

用經營企業的思維管理球隊

柯建利每年光是在桌球的人事、設備等固定支出就有上千萬,「本來沒有想投入那麼多,慢慢地就愈來愈多。」甚至長期和金石建設合作的廠商也有5、6家加入贊助行列。

「我常聽昀儒他爸提起,這個年輕人(柯建利)對桌球滿執著,喜歡桌球的人很多,可是願意花那麼多錢去培養的人很少,」長期觀察國內桌球發展的資深媒體人許明禮說。

柯建利的執著體現在方方面面。攤開金石教練團名單,人數19人幾乎傲視全台,「教練群太強大,像洪子翔、崔寶文都是國手,願意跟柯董從基層開始扎根,如果有很多企業這樣做,台灣的桌球就會很強,」許明禮分析。

「常常有朋友說柯董是狂人老闆,」待過中國、日本的教練秋澤美希形容柯建利親力親為,不單單出錢、常參與選手練習,前陣子還陪選手到花蓮參加全中運。

柯建利也把經營企業的思維導入球隊經營。賴冠珅解釋,傳統培訓系統往往只重視成績,教練常透過交情或提供各項優惠挖角外地的優秀選手,甚至只花心力訓練有機會打出成績的選手。

但柯建利堅持只招收小六、國三應屆畢業生,不挖角選手,且選手加入後一視同仁。捨棄體育大學教職,舉家搬到嘉義的賴冠珅解釋,金石的教練採輪調制,無論選手實力高低,都會接受每個教練的教學。

教練團定期召開技術會議,讓出身各派的教練交流技術理論,「他可以認同每個教練教學方式不一樣,但原理一定要相同,」賴冠珅初期也很不適應這項做法。

「如果認真持續做下去,金石會吸引一些好選手過去,成果會蠻可觀的,」許明禮觀察,國內桌球人才幾乎往台北、台南移動,金石的出現,很有機會讓嘉義市成為桌球新據點。

在他的催生下,桌球的風氣在嘉義正逐漸擴散。柯博議發現,愈來愈多鄰近小學成立桌球社團,南興國中不久前才將原有的球桌移撥到周邊學校,「我的小孩讀崇文國小,整個學校好多人在打桌球。」

不過柯建利也坦言,嘉義市的桌球發展剛起步,作為人才源頭的國小端,有賴更多家長的重視與支持,才能走得長久。

另一個問題是,相對於其他縣市的桌球校隊多是1名教練配10名選手,柯建利的理想配置是1比4,教練人數勢必得跟著選手數增加,要如何繼續找到更多理念相同的教練加入,也讓他憂心。

但問題總有解方,就像柯建利4年前力排眾議投入桌球,不斷克服問題,終於有初步成績。

「希望以後別人講到桌球,就會想到嘉義,」在柯建利與嘉義之外,或許整個桌球圈才是這項培訓計劃的最大受益者。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