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職場新鮮誌

:::
回上一頁 友善列印 轉寄好友
字級:
小字級
中字級
大字級
職場觀點

首度跨世代職場大調查!Z世代最在意什麼?

Z世代全方位意向調查_shutterstock_Cheers雜誌提供 Z世代全方位意向調查_shutterstock_Cheers雜誌提供

為深入了解全球正夯的Z世代(26歲以下)工作者,在職場、消費、生活等面向的全方位觀點,《Cheers》雜誌和Dcard 合作,進行「Z世代全方位意向調查」,並加入X(41〜55歲)、Y世代(27〜40歲)進行跨世代工作觀比較。希望透過這項調查,增進世代間彼此理解,並找出更好的互動模式。

為深入了解全球正夯的Z世代(26歲以下)工作者,在職場、消費、生活等面向的全方位觀點,長期關注職場管理議題的《Cheers》雜誌,繼2019年年底和Dcard 合作「Z世代萬人大調查」後,今年再度攜手進行「Z世代全方位意向調查」,永慶房屋與富邦人壽也共同推動,並加入X(41〜55歲)、Y世代(27〜40歲)進行跨世代工作觀比較。

在有效問卷3,914份中,主要以Z世代填答為主,比例有63.3%。因為橫跨求學階段至出社會3〜5年的期間,所以僅近4成(37.1%)有正職工作、無業者22.1%、自由工作者18.3%和打工22.6%。對照Y世代和X世代因較資深,都有超過8成擁有正職。

Z世代是企業亟欲爭取的新血,但顯然,大多數的Z世代對工作現況並不滿意。

圖表1_Cheers雜誌 圖表1_Cheers雜誌

工作:對現況不滿,認為學用有落差

當問到「若以滿分為10分,你對目前工作的滿意度為幾分?」時,Z世代的平均分數是6.7分,低於全體世代的6.8分。

再進一步追問「你認為目前的工作能發揮所長嗎?」滿分5分中,平均分數只剩3.2分,顯見Z世代對於工作的期待,與實際感受落差不小。

另外,Z世代才剛剛離開校園不久,但已經強烈感受到學用落差。當問到「你認為在學校所學,有助於你在工作上發揮所長嗎?」滿分5分中,Z世代的平均分數也僅有3分。

工作期望未被滿足,所學又難以應用,談到未來工作動向時,就可看見Z世代積極思變。若問「未來半年,你會繼續待在目前的職務上嗎?」Z世代回答「不會」的比例高達18.4%,回答「不一定」的也有39%,僅約4成沒有換工作打算(圖表1)。反之,Y世代和X世代不留任的比例,僅有9.6%和7.4%。

圖表2_Cheers雜誌 圖表2_Cheers雜誌

新世代流動率高,是許多企業深感棘手的難題,究竟,Z世代在意什麼?

他們對第一份正職工作看重的要素,前3名和其他世代並未有太大不同,分別為「薪水與獎金制度」、「組織氣氛」與「上班時間與地點」,但是從第4名「工時」開始,就可看出Z世代的差異(圖表2)。

Z世代重視生活工作平衡的程度,遠遠超過戰後嬰兒潮X世代(第7名),以及Y世代所屬的七、八年級生(第6名)。

對此,Dcard人才營運經理彭睦潔認為,年輕人要實現自我有很多種方式,工作之外,還可以經營自媒體、做副業,所以他們很在乎有沒有自己的時間。

「相對過去世代,把多數心力放在工作上,Z世代即便有正職,一樣可以把副業像是Instagram、Podcast,玩得很好,」彭睦潔補充。

至於需要時間發酵的誘因,如培訓制度、企業獲利與未來前景、升遷,Z世代認同的比例都較其他世代低。一方面,是他們可以取得的學習資源很多,不限於公司內部;另方面,在組織內被動式、按部就班地一步一步爬,也已經不是Z世代偏好的軌跡。

圖表3_Cheers雜誌 圖表3_Cheers雜誌

在喜愛的主管管理風格上,再次顯現跨世代差異。相較於Y世代和X世代最愛「交辦任務時,能賦予明確目標」的主管,Z世代首重「有耐心教導,對部屬能循循善誘」,其次才是「交辦任務時,能賦予明確目標」、「平等無階級的溝通方式」(圖表3)。

「在工作上,年輕人更在意為什麼我們要做這件事、要能找到意義感,」彭睦潔解讀。Z世代對於職場的聘僱關係,習慣以「合作夥伴」來看待。雖然擁有共同目標是重要的,但是針對一個問題,有多種處理方法,為何要選擇某條路徑而不是其他,他們希望被充分告知。

如同Z世代對理想主管的期待第3名「平等無階級的溝通方式」,與其是基於上對下的指令,Z世代更想要「一起」完成一件事。

彭睦潔解讀,對上個世代而言,物資相對缺乏、經濟尚未起飛,有個工作養家活口,帶來物質層面的滿足很重要。然而Z世代不僅為了生計而工作,他們必須知道「為何而戰」。

對於要管理Z世代的X、Y世代主管來說,這是最大的挑戰。不能把發生在自己身上的管理經驗,重複應用在Z世代身上。要成功激勵Z世代,必須「投其所好」才會有效。

圖表4_Cheers雜誌 圖表4_Cheers雜誌

社交習慣:Y、Z世代最愛IG、X世代流連FB

從工作觀轉到社交領域,Z世代對網路的黏著度很高,有5成的人幾乎離不開網路,有15.8%的人一小時內就受不了,34%無法超過1〜3小時(圖表4)。

這個面向上,Y世代與Z世代的傾向很接近,只略低於Z世代,都屬於重度的網路使用者。

圖表5_Cheers雜誌 圖表5_Cheers雜誌

進入網路世界,當問到「你最常使用下列社群媒體或新媒體?」Z世代花最多時間在Instagram、YouTube和Dcard平台上。調查結果和Y世代類似,只有其中一個選項不同(Y世代的第2名為Facebook);但是跟X世代習慣就天差地遠,基本上多已是Z世代父母輩的X世代,最愛Facebook,其次是YouTube和Instagram(圖表5)。

圖表6_Cheers雜誌 圖表6_Cheers雜誌

若問他們獲取新聞資訊的管道,可以更深刻地體會到,傳統媒體影響力正快速式微。
當有重大新聞事件發生時,Z世代會使用獲取新聞資訊的渠道前3名是:Facebook、Dcard和YouTube。新聞網站/App、LINE、電視、PTT等選項都落後(圖表6)。

「Z世代喜歡好吸收、轉譯過的內容,最好兼具社群分享功能,」長年關注世代議題的行政院青年諮詢委員、青年發展協進會祕書長曾廣芝觀察。同樣是花一分鐘看新聞,雖然文字涵蓋的資訊更全面,但影像溝通對Z世代更順暢,所以像是擁有大量網紅的YouTube,會是Z世代主要吸收新聞的管道。

問題是,這些經過轉譯的內容,在缺乏把關機制的情況下,是否還能保持客觀性與正確度?長期從同溫層中汲取資訊來源,又會對Z世代的價值判斷帶來哪些影響?
對於高度仰賴社群媒體,甚至戲稱以「手機、WIFI、充電器」取代生命三要素「陽光、空氣、水」的Z世代而言,這是另一個值得關注的課題。

圖表7_Cheers雜誌 圖表7_Cheers雜誌

消費觀:不能沒有小確幸,樂在自我學習

在《Cheers》雜誌×Dcard推動的「Z世代全方位意向調查」第三部分,探詢的是Z世代的消費觀。

首先,在收支比例上,Z世代中,約有一半(49.1%)的人每月「收入大於支出」,可以存到錢,收支相抵者約四分之一(25.9%)。入不敷出的族群中,包括有親友財務支援、或自己需要想辦法的比例也有約15.8%,沒有收入者約8.6%(圖表7)。

圖表8_Cheers雜誌 圖表8_Cheers雜誌

在「每月主要花費的項目」上,Z世代花在「美食」、「娛樂」、「服裝飾品」上的比率都比其他世代高,顯示「小確幸」在生活中的確有其必要性。而走進人生下半場,需要更多財務保障的X世代,位居第3名的選項則是「保險」(圖表8)。

有趣的是,Z世代花在「教育學習」的比重上不低,高居第4名,相較於其他世代的排序更前面,年輕人對進修的需求量相當大。

分析背後原因,彭睦潔觀察Dcard內部同仁,看到很典型的Z世代特質。「世界變化太快,光是5年前、5年後的生活就可能大不同,激發大家『學得不夠』的知識焦慮。」
她進一步補充,Z世代樂於擁抱變化、視變化為生活的一部分,因此更願意主動透過學習,得到新的機會、接觸新東西,幫助自己成長。

彭睦潔舉內部制度為例:「我們公司有個特色,員工想學任何東西,不管是書籍、線上或線下課程,都是免費的。」同仁只要在Slack群組許願想買的書,執行長林裕欽會親自下單,在48小時內買好,由專人放到申請人桌上。

比起「被要求」、「被訓練」,Z世代更埋單於「由自己開菜單」式的主動式學習。

圖表9_Cheers雜誌 圖表9_Cheers雜誌

社會議題:性平意識最強烈,要房要工作要創業

面對變動快速的世界,Z世代最關切的議題前3名,分別是性別平等、氣候變遷和環境汙染,這三個選項和其他世代差異不大。貧窮議題、難民議題、移民議題,由於離台灣的人口組成現況較遠,所以皆殿後(圖表9)。

分析為何「性別平等」是Z世代看重的守要選項?這反映出性平意識在台灣年輕人心中扎根之深,確實是有別於其他國家的特質。

事實上,行政院性別平等處今年3月發布的「2021年性別圖像」,依據聯合國開發計畫署的2019年性別不平等指數,台灣資料代入計算後,性別平等表現較2020年進步3名,為全球第6名,更居亞洲之冠。

圖表10_Cheers雜誌 圖表10_Cheers雜誌

而在勞動參與面向上,2019年,台灣15歲以上女性勞動力參與率為51.4%,近10年增幅為男性勞動力參與率的2倍,性別差距逐漸縮小。從數字中也可以看出,對愈來愈多年輕女性來說,職涯發展的重要性不亞於男性。

只是,面對疫情陰影籠罩與經濟成長帶來的不確定性,Z世代普遍認為,在「居住正義」、「工作機會」和「創業機會」上,是台灣社會資源最不足的領域(圖表10)。

根據內政部公布調查數據顯示,2021年六都房價中,以台南市季增率漲幅最高,達2.39%,台中、台南、高雄,甚至已連續10季上漲;至於大台北地區,只有淡水區和五股區的平均住宅總價低於1,000萬。從主計處的租金指數也看出,從2011年3月至今,租金已連續110個月沒有回跌過。

雖然房價高漲帶來的「居住正義」議題,在三個世代中都名列第一,但針對Z世代的數據顯示,「居住正義」、「工作機會」和「創業機會」前3名的比例特別接近。

曾廣芝觀察,這是因為就Z世代的年紀,這3項幾乎是同時要面對的考驗。

「就好像讀科技相關專業的,多半偏向去新竹工作,但是到外縣市就要考量高租金。找工作、找創業機會、找房子,對於Z世代有連貫關聯性。」曾廣芝談到,在教育部針對大專院校學生宿舍的調查中,點出「宿舍量不足」是目前一大問題,這讓Z世代對租屋可能更有感。從求學階段一路到求職,都為此付上滿大的代價。

要怎麼做才能實踐新世代心中的「居住正義」?在青年就業與創業上,又要如何讓Z世代感受到有舞台和資源?這是政府若希望贏得他們支持,政策上首要回應的當務之急。

透過本次「Z世代全方位意向調查」,從職場工作觀、社交風格、消費習慣到關注議題,皆可看見Z世代的新面貌,以及與其他世代的差異。

高齡化與少子化趨勢下,職場走向多世代共事已成大勢所趨。《Cheers》雜誌與Dcard希望透過這項調查,增進世代間彼此理解,並找出更好的互動模式。這也是我們期許作為溝通橋梁的初衷,與製作這項調查的本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Z世代全方位意向調查」調查說明:
本調查透過《Cheers》雜誌與Dcard平台,在2021年4月28日至5月10日,針對18〜50歲族群進行問卷發放,共得到3,914份有效填答問卷。
調查執行:《Cheers》雜誌編輯部、Dcard;調查統計協助:天下雜誌群調查中心熊毅晰、鄧凱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