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職場新鮮誌

:::
回上一頁 友善列印 轉寄好友
字級:
小字級
中字級
大字級
焦點人物

為目標定錨,你會拿到屬於自己的金牌

周天成說過:「觀眾的掌聲留給上帝,我給觀眾看到精采的比賽。」然而他不只帶給觀眾難忘的畫面,更希望為同為運動員的後輩樹起一道標竿。


來到合作金庫訓練中心,周天成正與國立體育大學學弟、同為合庫選手的黃品銜對練,一邊讓因排名賽失利而迷惘的學弟思考原因、一邊迅速殺球毫不手軟。

今年剛滿30歲的周天成,是現今台灣羽球男子單打第一人,從2019年開始更是連2年穩坐世界排名第二位。

他與羽球女子單打世界第一的常客、「世界球后」戴資穎分別在世界賽事稱霸,一起讓台灣羽球的能見度拉升到世界層級。

周天成的運動員生涯有不少名局,例如,2012年抱走加拿大羽球大獎賽男單冠軍,是他個人首座冠軍;2015年在台北主場擊敗兩度奧運奪金的「超級丹」林丹,更被視為代表作。

林丹今年宣布退役,兩人同場競技的畫面再難重現。與高手較勁並獲得勝利,或許是運動員共同的追求,但最執著於勝利的運動員,卻未必能成為最頂尖的運動員。
從5歲握拍開始,周天成一步步接受羽球訓練,成為國手似乎順理成章,好勝的他卻在代表國家隊出賽時屢屢受挫。

曾經世界排名第4的鄭永成教練,從周天成幼年時便教他要有國際觀,因此周天成一直以前進奧運當作目標,但2012年卻沒能參加倫敦奧運,2014年更苦吞國際賽十連敗。

台灣羽球男子單打第一人-周天成│攝影卓杜信_Cheers雜誌提供 台灣羽球男子單打第一人-周天成│攝影卓杜信_Cheers雜誌提供

遇到物理治療師高敏珊,可謂周天成羽球生涯身、心、靈的轉捩點。

以身而言,高敏珊引進了國外用於治療中樞神經麻痹患者的懸吊系統訓練選手,改變傳統訓練方式,逐步改善周天成爆發力強卻後繼無力的問題;而在心的部分,兩人成為最佳戰友,2019年,周天成停止與教練合作,由高敏珊坐鎮,除物理治療之外,還在場邊給予賽場上的建議。

同年,他在印尼公開賽奪金,證明選手也可以做自己的教練。靈的部分,當他因為失敗陷入低潮時,接受原本就是基督徒的高敏珊邀約,開始前往教會。

直到2013年,在印尼比賽時,因盲腸炎返台接受治療,險死還生的經歷讓周天成決定受洗,信仰成為他的精神支柱。

周天成說過:「觀眾的掌聲留給上帝,我給觀眾看到精采的比賽。」然而他不只帶給觀眾難忘的畫面,更希望為同為運動員的後輩樹起一道標竿。

比完8月體育署和國訓中心舉辦「模擬東京奧運對抗賽」,獲得羽球男單金牌後,周天成飛赴綠島、澎湖、馬祖指導當地孩子。

「我希望給他們一個盼望!」隨著周天成躍起、揮拍,對面的黃品銜眼神專注,羽球場上陽光斜斜曬著,落在地上的光斑正閃耀金光。

以前有日本記者問我,每天都重複訓練會很無聊嗎?我的回答是,我每天都覺察自己的身體哪裡進步了、哪裡還需要加強,怎麼會無聊?

這個問題的核心是,你有多「想要」?小六時,教練鄭永成就跟我說,不要只看國內,要看就要看國際。

從那時候起,我就開始想拿奧運金牌。我記得18歲時,看到國外的同齡選手參加奧運,我卻連國家隊也還沒加入,差太多了,我就知道不行,我還要再努力。

改變過去的最好方法,就是改變現在

可是22歲那年,我又沒有選上2012年倫敦奧運,當時我陷入低潮,一度覺得自己打不贏任何人。

為了改變訓練方式,我遇到物理治療師高敏珊,她引進新的方法PNF(本體感覺神經肌促進法),建議我改善原本比較費力的打法,節省步伐與體力。

然而,開始調整之後,我並沒有在任何公開賽有所斬獲,還是持續輸球。

在我去參加加拿大公開賽前,高敏珊送我一面巧克力金牌,上面印著楓葉。她跟我說:「你一定可以拿到屬於自己的金牌。」

我收到這片巧克力獎牌,剛開始很彆扭,因為我覺得那是哄小孩子的。

可是我知道我想贏,那就要改變訓練方法才能達到目標,一個錯誤的動作做一百次、一千次還是錯誤。結果,我真的在加拿大獲得冠軍,贏了一面貨真價實的金牌,拿到我生涯第一個冠軍。

那面巧克力給了我一個信心和盼望,告訴我:「我是可以做到的。」現在回頭看,那一、二年情況的確很不好,但是長久來說,對我反而是好事。

我聽過有人問:「怎麼改變過去?」過去無法改變,只能用現在,讓過去變得有意義。只有將受挫和失敗當成轉折,才會變成未來的助力,不然,我的2012年就沒有意義了。

面對欲望,你是「不想」還是「不能」

老實說,我也想玩手機、每天看影片、待在我的舒適圈。只是,我內心誠實地知道,究竟哪一種「想要」對我更重要——我想專注在羽球上。

那時高敏珊正在幫其他國手訓練,但我一知道有新的訓練方式,就希望能用在我身上。

就算她還有別的病人,我也會主動等她忙完,再問她今天能不能做一組懸吊系統?請她專門訓練我發力,一點一點改善過往爆發過猛的問題。比賽時,我便同時實踐新打法。

得到加拿大冠軍後,我又參加了很多國際賽。儘管世界排名提升了,但仍然會遇到輸球。

這時候難免覺得:我技術很好了、拿到冠軍了,練習從不偷懶,為什麼這場沒有贏?於是更要求自己,要訓練、要跟高手比賽,過度壓力下,反而健康出狀況。

在最辛苦的時候,高敏珊曾經對我說過:「球場一定不會辜負你,」我聽完後哭了。

如今知道,這是上帝給我的一個重擊,當下祂不給我勝利,好讓我學會謙卑。2013年,我去印度比賽,腹痛3天還強忍著上場。

回台後,醫生說得了急性盲腸炎,腸子爛了4、5天,但我一直感覺是平安的,感謝主讓我還活著,之後,我就正式決定受洗。

不是說信主,祂就讓我贏。而是慢慢地,我可以察覺情緒如何掌控身體。身體像一台不斷奔馳的賽車,情緒是賽車的燃料,控制燃料才能控制賽車。

有時候人家問我要不要喝飲料,你可能說「我不能喝」,但我會說「我不想喝」。兩種想法不一樣:我不想喝飲料,因為會讓我的身體沒有效率;如果是不能喝,其實代表心裡想喝,只是因為訓練不能喝。那麼,總有一天你會說:「沒關係啦,今天不用訓練可以喝。」

這就是框架。你是因為自己、還是因為別人做決定?框架存在於每個想法,只要妥協一次、未來就會有無數次妥協。

等到你察覺時,賽車的軌道早就偏離你想去的地方了,所以我們需要盼望指引方向。

心懷盼望,就會朝對的方向前進

我鼓勵大家遇到失敗,要真的當成教訓,知道「想要什麼」而變強,不是單單想著「下次再努力」。

我一直留著當年這塊巧克力金牌,正是留著那份信心。我知道我想打好羽球,金牌在我心中就是一個盼望,所以每一次輸球或練習後,我都知道往哪裡進步。

這種累積不是靠一天兩天就能變化很大,是慢慢磨礪,璞玉才會變鑽石。

有些人天份、資質都很好,可是他的盼望抵不過欲望,控制不了自己,就沒有辦法接受打磨,只能永遠是塊資質很好的璞玉。

很多人會問為什麼我不教球?理由很簡單,我的時間不夠分配。教球雖然能賺錢,卻要占去我訓練的時間。身為一名選手,我始終覺得自己還有提升的空間。

比起教球,我更願意到各地啟發小選手。在他們還沒有更好的標竿前,我可以開啟他們、建設他們的內在,給他們信心、盼望——就算在偏鄉,也可以訓練出很好的選手。

就像鄭永成教練教會我要看向國際、高敏珊送我的巧克力金牌,我也想鼓勵孩子們不要只看眼前,要認真去想自己的金牌在哪裡。

加拿大楓葉的金牌巧克力教我的事

2012年,周天成獲得物理治療師高敏珊送他一面加拿大楓葉圖樣的金牌巧克力,鼓舞他保持信心,同年果真在加拿大奪冠。

他希望送給更多年輕人與後輩,永遠要對目標保持信心與盼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