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6年12月16日(六)10:00-15:30 臺北市花博公園流行館
  • 台北人力銀行

職場新鮮誌

字級:
小字級
中字級
大字級
焦點人物

管理新賽局:薑,未必是老的才辣

作者/張志誠

他們不到30歲,各方面像是「新手」。但說起領導統御,他們的實戰經驗,恐怕比傳統教科書更適用於未來。

說到以職場世代差異為主題的電影,除了前年的《高年級實習生》(The Intern),資深影迷可能還記得2004年的《大公司小老闆》(In Good Company),它敘述51歲的運動雜誌資深廣告主管丹佛曼,因為公司被併購,新東家派來26歲的杜亞擔任新主管,丹佛曼一夕降級為杜亞的副手。為了保住飯碗,他賣老臉陪笑,還得幫小主管裁掉老同事,即便如此,劇中經典的老少對話「你有人脈、經驗嗎?」vs.「我學習快速又有創意」,完全凸顯出不同世代的價值對抗。

傳統企業為了跟上快速變動的世界,必須將年輕菁英培養成領導階層,新創事業則讓更多未滿而立之年的年輕CEO嶄露頭角。不論哪種原因,傳統排資論輩的職場結構正在土崩瓦解。

過去說「家有一老如有一寶」,今天得加上「家有一小,日子更好」。《富比世》雜誌(Forbes)每年都會評鑑出許多30歲以下的傑出青年,分析這些勇敢革新的Y世代(Generation Y),《富比世》指出,從中還可再細分出不同時期的特色:

Y世代前期(1980~1987年):他們兼具X世代的謹慎、Y世代的突破。

Y世代中期(1988~1997年):強項在不顧一切、熱情、勇敢,在理想面前決不放棄。

Y世代後期(1998~2000年):標準的數位原住民,尤其擅長於創新、設計思考、科技力。

年輕世代擁有改變的力量

澳洲媒體“new.com專欄作者艾瑪.雷諾(Emma Reynold)在〈為何有Y世代參與的世界會更好?〉一文中則這樣描述:「Y世代是群『想要改變世界』、極具天賦的年輕人。如果看不到他們工作的正面價值,以及產生的正面改變,他不會願意留下。」

雷諾認為:「無論是共享經濟,還是剩食結合科技的企業崛起,或其他以理想為出發點的創業案例,都代表著這個世代不僅對社會懷抱強烈理念,並且能付諸實現──他們是改變的力量。」

放眼世界,30歲以下的CEO愈來愈多,台灣也不例外。不過,亞洲根深柢固的企業文化中,年齡總和位階、權力成正比,制度容易改變,人心不易調整,年輕CEO擔心指揮不動經驗豐富的年長幹部;跟自己同世代的部屬雖然意念相通,但容易忽略企業經營最基本的服從和執行,下命令或搏感情都帶不了心。如何帶領團隊全力朝目標前進,不讓他們變成阻礙成長的絆腳石,是年輕CEO對內最大的課題。

對外,社會對年紀輕輕即坐大位的七、八年級CEO仍難全然擺脫「小孩騎大車」的不信任感,當面對仍以上一個世代為構成主體的投資人或合作夥伴,要如何溝通、說服乃至於順利取得更多資源,同樣是一大考驗。

歲月帶來經驗歷練,但初生之犢不畏虎,卻能賦予打破各種框架的創意和衝勁。“CEO under 30這個頭銜在光環下的另一面,便是得在兩種元素間,找出最適合自己的比例組合。

不過,對他們來說,其實犯錯、修正、再出發都是必經的過程,所有答案也都是進行式而非完成式。畢竟,年輕就是最大的本錢,青春無敵,時間可是站在自己這一邊!

RELAX行動美容集團及RAPHA拉法指甲研究館執行長李治慧-遇上八年級,與其強迫不如讓他們心服

RELAX行動美容集團及RAPHA拉法指甲研究館執行長李治慧今年剛滿30歲,卻已有13年工作資歷,擁有長庚大學講習,以及多年和勞動部「三年七萬」的產投計畫等產學合作經驗。去年,她剛卸下國際青商會中壢分會副會長職務,6月又去歐洲一個月參加青商總會年會活動。不但年紀輕輕就一人分飾多角,還人脈廣泛,世界到處跑。

她是七年級CEO,帶領八年級團隊,在世代管理的篇章中,實踐的完全是「最新回」。

高中畢業後,李治慧就在日本知名MTB東上颺美容擔任美甲師。2007年,她拉著擔任M.A.C彩妝師的二姊李芊慧出資打造台灣第一台「RELAX空間」行動美容車,帶動到府服務的行動美容風潮。

2013年再加入大姊李安騏引進的德國問題指甲專門店「RAPHA拉法指甲研究館」,事業版圖日益完整。

20歲出頭就開始管人,李治慧沒有少年得志的意氣風發,反而有如履薄冰的戒慎恐懼。受過東上颺的日系文化薰陶,她深知培訓新人的成本遠高於留住員工的薪資福利,要降低流動率,就要讓不同世代員工都能看到願景,「讓他們不僅為公司工作,也為自己的生涯發展打拼,」她說。

創業早期,李治慧走的也是「由上而下」的傳統路線。她先決定策略,再交由同仁執行。

5年前,她發現這種做法愈來愈行不通,她的八年級員工中很多是獨生子女,從小集三千寵愛於一身。從小要什麼父母都給,自然什麼都想要,也敢要。對他們來說,生活比工作來得重要,她警覺,如果再不調整管理模式,只會留不住人。

規劃職涯前景,才能留住人

跟八年級相處,李治慧學到,除了策略計畫要透明,心臟還要「夠大顆」,陪他們一起踢鐵板:「因為你告訴八年級這件事的做法是1、2、3,他們會反問你為什麼不是3、2、1,」如果只是強迫員工聽自己的,即使事情做對,他們也不服氣;相反的,事先提醒後,還是放手讓對方嘗試,才能讓他們從過程中發現自己真的還有很多不足,也才會心服口服,日後在管理上就會輕鬆許多。

李治慧曾在面試時遇到一位八年級新人,她很認真地說自己在一家公司待了很久。李治慧看了履歷,驚覺對方認知的「很久」是4個月。問她為什麼要換工作?對方回答:「我沒興趣,不想浪費生命。」

這讓李治慧意識到,得讓員工明確地看到前景,才可能真的和公司一起打拼。因此,她為每個員工規劃在公司3年、6年、10年的職涯發展計畫,詳細說明每年需完成的專業目標,只要達標,就可以晉升更高階的職務。能清晰描繪出每個階段的里程碑,七、八年級就不會覺得打底的功夫很無趣。

放手讓員工主導,樂在工作

另外,她以「引導」代替「領導」,利用每個月兩次的讀書會,拉近彼此的知識落差。當員工知識跟著成長,自然容易溝通。同時,透過月會向員工報告各項計畫,並請他們提出意見討論,最後再以多數決定案。當「透明」代替「黑箱」,大家自然願意埋單。

最後,她以「舞台」的概念取代「工作」,放手讓員工主導小型專案,邊做邊學經驗。她甚至曾讓進公司才3個月的實習生負責週年慶的行銷主題,結果發現他們比自己還有創意。

另外像公司的CSR(企業社會責任)計畫,也是由員工發想出向顧客和企業募款、捐贈物資及每月一日免費指甲診療等活動。看每個人忙到半夜,將活動成果貼在Facebook分享,就會發現對八年級來說,樂在工作的成就感不是金錢能衡量。

李治慧深覺,每個世代的員工都各有優點,也有不同需求。年長世代追求穩定,要照顧家庭;年輕世代樂於嘗試、享受人生。只要願意多了解、多體會,即使是年輕CEO也能帶領異世代員工追逐夢想。

FLUX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柯軒恩-年輕人的創意,也要搭配老鳥的經驗

2015年,一個推出集3D列印、掃描和雷射雕刻多功能3D列印機的台灣大學學生團隊“FLUX,在Kickstarter募資平台以40天時間成功募集超過164萬美元,刷新台灣硬體募資金額的最高紀錄。不只引來國外媒體報導,投資人也相當看好這個大幅降低3D列印技術門檻的創新設計,而啟動這個專案的靈魂人物,是當時正值大三的台大資訊工程學系學生柯軒恩。

初見柯軒恩,給人一種奇妙的混搭感。年僅24歲的他,和校園內擦肩而過的大學生一樣,純淨青春又有活力,但言談話語中又流露出超越同儕的沉穩思慮。

柯軒恩從小喜歡拆東西、動手做,原本只是想設計出只要短暫學習,任何人都能輕鬆上手的3D列印機,就拉著台大機械工程學系的同學、後來也成為FLUX共同創辦人兼技術長的游雋仁一起創業。

至於上Kickstarter募資,也是兩人研究後,發現群眾募資沒那麼困難,抱著傻勁奮力一搏的成果。只是成功募資後進入生產階段,才知道低估了從藍圖到成品上市、交貨整個流程的難度,於是在預估7個月要交貨的期限壓力下,開始了這段驚奇之旅。

8年級行銷,7年級研發

柯軒恩回憶,一開始,因為市場上從沒有商品化的3D列印機,所以不只他們邊做邊摸索,連其他IT代工業者也沒有經驗。

他知道自己這員工平均年齡不超過26歲的年輕公司,需要有老鳥協助,才能順利推出產品,於是透過矽谷的台灣創業家引介了一位有豐富製造經驗的前輩進來幫忙。

「我在公司中算是年紀小的,」柯軒恩笑說。不管是尋找組件廠、組裝、測試、驗證,到進入量產,他都從前輩身上學到很多,年輕成員在討論新流程可行性時,也需要仰賴資深同事提點,再討論找出符合目標的方法。

2015年的7、8月是FLUX的原訂出貨時程,但當時因製程碰到困難而延遲,柯軒恩努力和贊助者溝通,不斷對外更新進度、爭取支持,終於在2016年1月出貨,通過了第一道關卡。

目前,柯軒恩將公司大致分成軟體、硬體、營運行銷3個部門。他解釋,FLUX做的是一個很新的市場,市場推廣需要更多突破框架的點子,所以行銷部以八年級生為主體。他只跟員工討論大方向和期限,剩下的都交給部門自由發揮。「不過,需要確保品質的軟、硬體研發就不能開玩笑了,」他說,所以這兩個部門吸納較多有經驗的六、七年級工程師。

不貼世代標籤,向目標前進

在溝通上,柯軒恩認為,目前公司規模還小,各部門只要利用開會分享進度,彼此知道在做什麼,就能順暢運作:「重點在一開始就要充分告知公司的終極目標,找到文化契合的人。」

新人面試都由柯軒恩親自進行,讓對方知道公司的目標是「為顧客提供優質產品和體驗,讓顧客做出他們想要的東西」。先認同這個共同價值,才能知道什麼事該做或不該做,彼此才不容易產生摩擦。

柯軒恩一直很排斥用「世代差異」標籤化每個人,他認為每個人成長背景不同,就算是八年級生,或許也有人喜歡一板一眼的管理方式,所以沒必要將每個人硬歸類在某個小圈圈裡。況且每個世代都會隨著人生階段而有不同的態度和工作型態,所以除了公司終極目標不容改變外,其他都可透過集體討論,腦力激盪出彈性做法。

讀到大三就休學創業,被問到會不會返校讀到大學畢業,柯軒恩很乾脆地回答「不會!」對他來說,學習就像打太極拳,有拳譜還得實際打過才能知道不足。如果不是那麼在乎學位,獲得知識的管道太多了,目前他也到台大創意創業學程上課,透過理論和實務相互印證,充實自己。

一面向前衝,一面吸納、善用路上的各種養分,從創業到經營,柯軒恩一步一步邁出自己的步伐。

※Cheers雜誌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第 203 期 職場 | 出版日期:2017/08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