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新鮮誌

字級:
小字級
中字級
大字級
職場觀點

別讓碎片資訊造就你的「碎片化思考」

作者/張志誠

社群媒體的廣泛使用,助長資訊和時間走向碎片化。意指,龐大的知識再經過碎片化整理後,成為短篇訊息,讓人容易快速吸收。

但碎片化資訊是否有助於達到具體的學習成效或完整思考模式?或許是網路時代下,更值得省思的議題。

早上8點,捷運車廂裡的小張利用通勤時間閱讀手機剛傳來的電子商務趨勢短文;中午12點半,莉莉邊吃便當,邊看YouTube訂閱的料理影音頻道構思明天的菜單;晚上8點,騎車在車陣中穿梭的小游也沒閒著,兩眼盯著路況,耳朵聆聽企管電子書。腦袋隨時隨地「多工」運轉,幾乎是數位時代下每個人的寫照。

當網路跟陽光、空氣、水一樣不可或缺,人和資訊互動的方式也隨之轉變。PanSci泛科學總編輯鄭國威回溯2007年iPhone誕生後,「手機+網路」成為現代人的基本配備。溝通確實更便捷,但也讓工作、學習隨時可能被突如其來的訊息打斷,本來完整的時間分配開始不斷走向「碎片化」。

社群媒體是另一股助長資訊和時間走向碎片化的力量。手機裡,短訊只要一個按鍵就能輕鬆轉傳,大量增加片段訊息分享和傳播的幅度。而各種標題聳動的資訊,則愈發讓人忍不住停下工作去點擊、閱讀。

於是資訊愈多,反而愈帶來「我怎麼都不知道」的焦慮,很多人只要一離開手機就坐立不安,或每隔幾分鐘就低頭確認一下電子郵件或LINE群組,這都是焦慮症候群的反應。

影響所及,「碎片化學習」議題應運而生。它指的是利用零碎時間吸收資訊;也包括把本來龐大的知識系統碎片化後,轉化成輕薄短小的各式「懶人包」,讓人更容易隨時隨地快速親近和吸收。
從市場端,不少新興的內容付費型產品正瞄準這股商機,但從個人端,另一個更值得追問的問題當然是:數位時代下,這是更快速的能力加值之道,或意味著另一種「以偏概全」的危機,得有意識地自我提醒?

聚沙成塔的知識庫才有價值

識博管理顧問執行長張國洋分析,一則訊息要讓人快速消化,通常必須把複雜的事物簡單化。不管訊息本身再有代表性,背後的原理和關聯性難免被省略。如果最初對這個領域的知識不夠全面,會不自覺認為這則碎片化知識是完整的。

舉例來說,當網路傳來一篇關於促銷手法的短文討論,但沒說明是針對餐飲業所設計,網拍業者若看到後直接運用在自家網拍促銷上,效果可能大打折扣。

大陸線上職涯教育網站橙子學院創辦人古典將這類「碎片化資料」形容為「沙子」,如果沙子間彼此沒有關聯,蒐集再多的沙子,聚集起來也只是沙漠。一般人不斷收藏碎片化資料,就像在沙漠裡蒐集沙子,並沉浸在「今天又學到好多新東西」的喜悅。只是,真正有價值的是沙子聚集而成的金字塔而不是沙漠,當多數人還在蒐集沙子時,若能聚沙築起自己的金字塔,才能真正脫穎而出。

先知道想學什麼,才會拿到對的拼圖

張國洋認為,碎片化學習不是全新的概念,本身也沒有太大問題,只是個人必須把握住重點。「學習就像拼圖,得先知道你要拼什麼,」張國洋說。就像你想拼米老鼠,如果別人給你唐老鴨的拼圖,自然會先丟到一旁,否則拿再多毫無相關的拼圖,時間再久,也拼不出米老鼠。

換句話說,在資訊碎片的時代,當每個人都知道要學習,卻不知道該學什麼,也懶得動腦筋去想需要什麼時,最後,不管網路上傳來什麼消息,都當作學習素材,結果只會變成「用碎片時間學習碎片資訊」,自然無法帶來具體成效。

鄭國威建議,想「學習」如何碎片化學習,要先確定自己想要學什麼,再規劃如何利用碎片化的時間,一步步朝學習目標邁進。

一天中有固定的碎片化時間,例如上下班通勤、午晚餐後的休息時間、以及睡前的零碎時間。張國洋認為,比起隨機應用,不如事先做好安排。例如設法「化零為整」,像是提早一小時起床看書、改搭捷運通勤,或是把工作集中在一段時間完成後,留下一整段較長的時間,「總之,每個人都要學會保護自己的時間,才能運用時間。」

利用零碎時間,將知識極大化

至於要學什麼?不妨將資訊標的分成三類:①核心知識能力,②跟核心知識有關、自己感興趣、讓原本所知更廣泛的知識,③輕鬆休閒的資訊。通常第一類核心知識的學習不是去上課,就是需要完整時間來閱讀,所以常會利用下班後、週末假日。

第二類的知識學習不見得要跟第一類一樣專精,可能是想多會一項技能,就很適合利用碎片時間學習,但最好還是要設定學習目標,例如3個月希望達到什麼成果,否則只會永遠停留在看似懂了什麼,卻講不出所以然的淺層學習。

至於第三類的輕鬆休閒資訊,很多只是朋友之間聊天的話題。不過,這類充斥在Facebook、LINE等朋友圈的訊息,才是讓你不小心就浪費寶貴時間的殺手。

像張國洋的主業是從事教育訓練,但他有段時間很想了解圍棋是怎麼回事,他沒下過圍棋,基本規則也不懂,學圍棋的第一步是買幾本包括給兒童閱讀的入門書,開始利用空檔閱讀。

看完後,再閱讀進階書,有了圍棋的基本概念後,才上網找棋譜跟圍棋軟體對弈,一段時間後跟朋友聊到圍棋時,他已能說得頭頭是道。如果連基本的圍棋概念都沒有,就上網搜尋資料,反而容易迷失在眾說紛紜中。

張國洋和鄭國威都認為,得「利用每天固定的碎片化時間進行系統化學習」,才能累積出成果。否則早餐看創業短文,中午看明星八卦,睡前看YouTube爆笑短片,既沒有方向,時間也浪費了。

當然,也不是說過度碎片化的資訊一無是處,大腦接受各種刺激後,也能激發「1+1>2」的靈感。因此,如果看到某則資訊後「有感」,或感覺日後可能用得上,只要做好分類保留或做簡單筆記,這片碎片就有價值。

碎片化資訊等於碎片化思考?

除了時間管理,鄭國威認為,即使是碎片化學習,學習成效也要經過驗證。從2001年美國麻省理工學院開始進行的開放式課程網頁(MIT Open Course Ware),到現在的磨課師(MOOCs, 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大規模開放線上課堂或課程),老師根據網路教學特性,重新設計教材,並拆解成5~10分鐘的教學影片。不過,MOOCs課程仍設有考試機制,讓學員有機會自我檢視,找出吸收上的盲點。

如果只看過資訊,沒有在腦中進行消化,即使一目十行,也是過目即忘。把吸收的內容經過消化後再產出,「這就是知識反芻,」張國洋說。產出的方式很多:「可以寫成文章、做成簡報在部落格分享,也可以找人聊,說給他聽。」透過分享,可同時讓知識在腦中進行邏輯和結構化產出,才是真的反映出自己學到多少。

碎片化知識和碎片化時間是網路時代的產物,但它們不應該導向個人的「碎片化思考」。既然無法擺脫不斷快進的節奏,那就要規劃學習框架,把本來不連接的資訊,有機延伸為系統性的知識,才不會愈學愈笨、愈學愈昏、愈學愈忙,最後還做出一大堆錯誤的決策。

碎片化時間、高效率學習的加減乘除策略

將碎片化時間整理成完整時段,增加碎片時間的價值。

有方向和有系統的學習,降低不斷切換學習主題的腦力轉換成本。

先建立學習知識的主架構,再利用碎片時間學習,達到學習成果加乘的效果。

將一個大的學習目標分割成三個小的學習目標,讓學習更有成就感。

※Cheers雜誌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第 204 期 學習 | 出版日期:2017/09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