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6年12月2日(星期六) 上午10:30~下午4:00 臺北市政府中庭

職場新鮮誌

字級:
小字級
中字級
大字級
職場觀點

抓住幸福的勇氣心理學

作者/林奇伯

每個人都在尋找幸福,有些人要錢,有些人要名,有些人則只要希望擁有小確幸、小感動,一切就已足夠不管是哪一種,都必須是由自己定義,才會真正感到舒服。然而,幸福該如何定義?怎樣達到最舒服、最自由、最自在的狀態?

心理學大師阿爾弗雷德.阿德勒(Alfred Adler)認為,幸福絕非停留在原地就能獲得,而是需要鼓起勇氣,大膽追尋,才能伸手抓住,握在手心。金雞年新春將近,《Cheers》雜誌要帶著大家,跟著大師阿德勒的腳步,從趨勢、概念、名人故事、生活實作,以至於人生解答,面面俱到,一步步迎向春暖花開,通往專屬於自己的幸福!

世界轉動飛快,科技讓資訊爆炸、溝通無遠弗屆,生活樣貌不斷改寫。人類看似進入史上最進步和富庶的年代,但幸福在哪裡?如何得到真正的自由?卻是愈來愈多人內心無解的困惑。

為了探尋一個足以讓人安身立命的答案,近年來,重視內在探索的心理學風靡全球。人們開始意識到:所有內、外在的棘手議題歸結到最後,都必須回到「人」的本質思考,才能從根本解決問題。而這股自覺力量,也讓個體心理學之父──阿德勒(Alfred Adler),站到群眾目光的最前排,在他創立門派超過一世紀、過世80年後,赫然成為今天的風雲人物。

尤其在亞洲地區,2014年開始,由日本暢銷書《被討厭的勇氣》帶動起的阿德勒熱潮,一路愈燒愈旺,不僅相關著作橫掃出版市場,經典金句也廣於網路流傳,只要冠上「阿德勒」、「被討厭」、「勇氣」這幾個關鍵字的商品,幾乎就等同於票房保證。

翻開2015年和2016年的博客來網路書店年度百大暢銷總榜,都有高達10幾本的主題與阿德勒有關。圓神出版社的《被討厭的勇氣》一書,更分佔兩個年度的亞軍和冠軍,至今賣破40萬本;《被討厭的勇氣2》(日本原書名《追幸福的勇氣》)可望在開賣半年內上看20萬本。

同樣是心理學泰斗,為什麼今日暢銷的是阿德勒,而不是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理由是,阿德勒學說的核心概念,就彷彿百年預言一般,切中現代人在各種心理困擾上的要害。

第一課:揭開責任的假面 拿回人生主導權,拒絕過度承擔!

阿德勒主張,人的煩惱都是來自人際關係,心態健全的人不會試圖影響對方,而是先改變自己。而心理學具有教育的任務,目的在幫助每個人找到勇氣,把絕望變成希望。他相信,未來是可以改變的,自卑感是超越現況的動力。即便是成人,也能透過「再教育」來改變命運。

這種肯定個人完整性、具正向未來感的實用主張,給予了現代人從大背景、小糾結、怕行動的3個阻礙中解脫的動力。

諮商心理師、台灣神經語言程式學會常務理事陳志恆分析,阿德勒為現代人帶來的第一課是「揭開責任的假面,勇敢被討厭」。他此時竄紅,最大的意義是「讓讀者感覺到拿回人生主導權」,「把別人該負的責任,統統還給他們,不再過度承擔」。

台灣和日本社會都處在世代交替的階段,年輕人普遍充滿無力感,大家總有「想要追求什麼,但又拿不到掌控權」的感慨。包括家長和職場前輩在內的上一代,手上握有太多權力和情緒操控方式來左右自己,使得不少年輕人覺得:愈努力,就愈無力;愈想證明自己,反而愈得不到支持。

這種拿不到主導權的窘境,充斥在生活中,讓人毫無喘息空間,也令許多人寧可選擇上網逃避,躲在虛擬世界中不想面對。

但此時,阿德勒的聲音出現!他主張「課題分離」,個人要勇於把自己和別人的課題分清楚,該負的責任各自承擔。這讓現代人有機會站在大師立論的基礎上,大膽宣告:勇敢做自己,不再耗費過多心力在人際糾結裡,拒絕被別人以「情緒勒索」來達到目的。

阿德勒學說明明白白告訴讀者:「問題不在世界是什麼樣子,而在你是什麼樣子。」「人之所以無法改變,是因為自己下定決心『不要改變』。」「所謂的自由,就是被別人討厭!」「所謂的幸福,並不是停留在原地就能享有,你必須在自己邁出步伐的那條路上,不斷前進!」「人生不受過往限制,只要勇於做出改變,就能掌握幸福!」

「這些話就像當頭棒喝,一句句切中要害,教人恍然大悟,」圓神出版社行銷經理吳幸芳分析。因為把彼此的課題混淆不清,家庭中,父母對孩子加諸過多期待,自以為對孩子好,殊不知,孩子的人生無論好壞,最終都是自己承擔;而孩子也因為過度負擔父母的課題,造成「討好」或「反叛」等心理現象產生。

職場上,前輩常以職場倫理過度要求下屬,而主管自己也不好受,硬要做到八面玲瓏,既得向上管理,又要帶人帶心。追逐過度完美的傾向下,最後也落入「面面討好」的死胡同,不但自己做到死,還剝奪了上司和下屬各自的學習和嘗試機會。
「如果每個人的力量有100分,其中50分都放在別人身上,自然難以專注於自己的議題,」陳志恆說,阿德勒教大家,割捨別人的需索,才能找到專屬自己的幸福,所以第一步,就是先把失衡的狀況平衡回來。

小糾結:專治數位文明病 不討拍的「自我再教育」啟動!

進一步看,阿德勒認為勇氣具有「做自己、被討厭、追幸福」的3個面向,這也剛好直指現代人在人際上最糾結的本源。他說:「眼淚和抱怨是破壞和諧、支配他人的手段。」而人必須要能夠勇於「自立」,不斷自我詰問、自我揭露,才能得到真自由。

「自立」2個字看起來簡單,實際上卻在生活中以各種不同面貌提出考驗,一不小心就功虧一簣。

最明顯的例子是,社交平台和通訊軟體讓人與人之間的互動看似變得更親密,但實際上卻加深彼此的焦慮。因為無法面對面,每個人只好從對話和群組留言裡反覆猜測:為什麼他沒有按讚?他留言的真實語氣是什麼?他是否有弦外之音?

這些牽牽掛掛,讓原先人際間的「猜心」現象更嚴重。不得已的權宜之計,就是每個人不自覺地發布迎合別人喜好的貼文,或是動不動就「討拍」,來引起他人關懷和注意。

然而,「迎合」就是失去自己,「討拍」正是以撒嬌和示弱的手段來進行情感需索。當人際互動走向過度依賴,久而久之,別人的內在被掏空,自己則愈來愈不獨立。

「阿德勒剛好專治這種『數位文明病』!」吳幸芳指出,阿德勒主張的「自立」,就是「擺脫以自我為中心的狀態」,亦即不再繼續以自己的脆弱來支配別人,而能自己照顧自己的人生,同時為自己的人生負責。

因此,不管是老師對學生、父母對小孩、上司對下屬、網友對小編、朋友對朋友,都必須尊重對方,從「愛」出發,將之當作成熟的人來看待,不必刻意討好和討拍。

「去愛,是你的課題,對方要如何回應你的愛,是他的課題!你能做到的就是,課題分離,由自己去愛,如此而已!」《被討厭的勇氣》作者之一的岸見一郎歸納指出。

真實踐:察覺、選擇、行動 3個步驟,幸福可以從練習而來

然而,只有自覺不夠,還要能實踐。心理學企管教練洪震宇分析,阿德勒學說的高妙之處,在於有實作處方。阿德勒認為:「每個人都有選擇權,包括選擇如何詮釋自己的處境,和選擇做出什麼樣的行動。」

阿德勒直指,人生和生活是「再教育」的過程,不管過去歷經什麼挫折與困難、現在深陷在何等泥淖中,只要勇於反省和積極改變,幸福之路馬上就能出發!再往前延伸,若是想得到幸福,每個人都得隨時進行「察覺、選擇、行動」3個步驟的循環練習。

自我察覺

每個人隨時隨地都要「自我察覺」和「辨識期望」,發現自己正為什麼事情困擾?無力感在哪裡?哪些是真正自己想要的?哪些是別人加諸的?身體的病痛反映出當下什麼樣的情緒?辨別清楚後,把別人的期望交還給他們,把自己的期望留給自己。

做出選擇

自我的選擇往往有很多種,先經過思考和比較,再選擇出當中比較好的路徑。選擇的標準是要同時「傾聽內在真正的渴望」和「依照理性的經驗判斷」,才能不被社會價值牽著鼻子走。

付諸行動

「勇於被討厭」只是一種心態的建立,真正追求幸福則必須付諸行動。而且,付諸行動才能不被動、不變成「沉默的大眾」,始終停留在空想或「鍵盤表態」,最終是一事無成。

循環練習

當然,人不是先知,有時候難免會選錯,有些人因此就停在錯誤的情緒點上,無法再繼續前進。洪震宇指出,阿德勒學說是「未來導向」,他認為人有足夠的能力為行為負責、與結果相處。所以,即使錯誤決定,也應該被賦予積極的意義,當作是試誤練習,以後自然會累積更豐富的判斷經驗。而這種承認錯誤帶來的自卑感覺,反過來會讓人產生超越的動機與動力。

關於追求幸福,最常見的路徑不外乎是透過成功或快樂。然而,這兩個要素組成的方程式,卻很容易變成「選擇快樂,但最終仍走向外界定義的成功」,因為「當我成功了,就能如何、如何」始終是普遍存在的思考窠臼,結果在達到所謂的成功後,很多人反而不知道到底要什麼,然後自我質疑:是否從一開始就走錯了幸福之路?

只是,等到此時再懊悔,錯失的時光已不再回頭。阿德勒的心理學既是科學,也是智慧,更是可以實作的內在革新。一年伊始,何不就從這一秒起,跟著封面故事系列中的清楚拆解,一步一步更靠近幸福的真諦!

※Cheers雜誌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第 197 期 封面故事 | 出版日期:2017/0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