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e
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職場新鮮誌

:::
回上一頁 友善列印 轉寄好友
字級:
小字級
中字級
大字級
焦點人物

吉祥棉被行 堅持「一甲子手工的溫度」

文:曾允盈

老店傳唱故事之三 -- 經營超過一甲子的吉祥棉被行,堅持手工古法製造,原料品質從不馬虎。如今,累積六十年好手藝、讓客人念念不忘的吳金福,仍然堅持手工製作溫暖又鬆軟的棉被,也傳承手藝給下一代吳裕隆,延續「手工的溫度」……

繁華熱鬧的金山老街,曾經是金包里住民農產和漁獲集散地,早在清朝就是商業據點。開了超過一甲子的吉祥棉被行,就隱身在老街裡。

明年即將邁向八十歲的吳金福,坐在「吉祥棉被行」門口看著熙來攘往的遊客。「不燒包換(不暖和一定退換)!」只要客人一走進來,聲如洪鐘的他便會拍拍胸脯,掛起保證介紹自己手工製作的棉被。對吳金福而言,這些手工棉被不只是一床床棉布和棉花,更是他的一輩子。

回想從前物資缺乏的年代,訂做一床棉被是件大事。無論兒子出外打拚或是女兒嫁人,棉被不僅是一份禮物,更是對年輕一輩成家立業的祝福。時至今日,手工製被的古老技藝,已經越來越少見,吳金福仍然堅持手工製作溫暖又鬆軟的棉被,也傳承手藝給下一代吳裕隆,延續「手工的溫度」。

吉祥棉被行│看雜誌提供 吉祥棉被行│看雜誌提供

老店的傳承: 堅持繁瑣步驟 用心製作手工棉被

十六歲開始當學徒,少不更事的年紀,也是決定了終生的年紀。在彰化縣和美鎮學會做棉被之後,吳金福決定北上打拚。

那個年代有多少人為了生存,孑然一身,離鄉背井,帶著一只皮箱開展全新生活。曾經待過三重和台北市區等地,直到認識家住金山六股的妻子後,吳金福的人生才終於穩定下來。他在金山結婚生子,開設吉祥棉被行,從此落地生根。

有人稱呼吳金福為「棉被生」,六十年累積的好手藝,讓客人念念不忘。兒子吳裕隆笑著形容父親:「做棉被是他的興趣。」即使日復一日做同樣的生意,一天沒有做被就好像渾身不對勁,吳金福說:「我學到了啊,就是要做下去,從來沒想過不做。」

聽起來有些宿命,但在吳金福身上看到的其實是老師傅堅毅、專注的人格特質。因為心無旁鶩,吳金福帶著一身好手藝,穩定走好了一條路。

為了重現古老的技藝,吳金福背起彈弓示範,只見他輕鬆寫意地將沉重的弓弦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地均勻振動,棉絮紛飛後就能重新組合。早期一張彈弓、一塊磨盤、一個彈花錘和一根牽紗篾,就是彈棉師傅的謀生工具。如今吳金福賴以生存的用具,已經變成見證時代的歷史軌跡。

手工棉被製作流程:

開棉:
使用開棉機將棉花打散打鬆,此時要確定棉被的斤數,開棉機彈好的棉片會先捲成一捆捆放置。

鋪棉:
將棉片重疊平鋪在工作床上,測量客戶所訂做的尺寸。一般大人用的單人被,從五斤至十斤都有製作。大小則多為4尺半 × 6尺或5尺 × 7尺。

掄紗:
以「掄斗」輕壓棉花上,達到固定棉花的功效。「掄斗」採用台灣瓊木雕製而成,瓊木的材質鬆,毛細孔大,壓在棉花上,便能輕易地勾起棉絮裹住紗線。

翻被:
將處理好的棉絮完整翻過來,包覆在裡布內,再用竹竿打平。

針縫:
手工針縫固定。在內套上的四邊取相等的間隔距離逐步往內針縫,將棉片和內套針縫固定,以防止內套裡的棉片鬆動而擠堆成一團。

老店的變:
省人力改用「開棉機」 客製化各種尺寸

早期有句俗語:「棉被弓若咧彈,鬧著三代人無法度安眠。」遙想比鄰而居的年代,借個醬油喊一聲就行、隔壁管教孩子聽得一清二楚的環境,住在製被師傅旁,古老彈棉「鏗!鏗!鏗!」的聲音,大概常會吵得左鄰右舍不得好眠了。

如今,「彈棉花」的技藝早就已經走入歷史。吳金福表示,現在手工製被最大的差別,就是省去工程浩大的手工彈棉花過程,改用「開棉機」把棉花的纖維打軟,將整團棉花「開棉」成一卷卷的「棉片」。

然而省去耗工費時的彈棉花,一床手工棉被仍需要一小時以上的製作時間。從開棉,接著鋪棉,然後壓篩、掄紗等,繁複的程序每個都不能少,也不能馬虎。

走近開棉機,空氣中瀰漫的棉花讓人不舒服。吳裕隆拿出口罩讓大家戴上,笑說父親做一輩子都不用戴口罩,「他是無敵鐵金剛!」又熱又悶就是製作棉被的環境,夏天時尤其辛苦,再熱也不能開電風扇,只能任汗水流下。

吳裕隆原本沒想過繼承家業,直到有次看到父母做到深夜一、兩點,驚覺他們太辛苦了,於是自己跳下去接手,從十八年前開始學習手工製作棉被,傳承古老技藝。

吳金福對頂尖手藝有超乎尋常的頑固追求,對「功夫」的要求非常嚴格,就好像是日本「職人」,堅持百分之百的工藝品質,更經常把工作好壞與人格榮辱連在一起。如今這些也進一步成為告誡子孫的傳家家訓。

手工棉被的魅力至今歷久不衰,但是人力卻越來越難找。吳裕隆笑著說,手工棉被原料不貴,賺的真的都是人工費。雖然學得辛苦,然而扎實的基本功加上對市場需求的觀察,吳裕隆接手後,吉祥棉被行在行銷上有了新的氣象。原來吳金福製作的棉被尺寸和斤數,大多遵循傳統娶妻生子的慣例,寬為為5尺,長度最多做到6尺半;但是現代人求新求變,越來越多人喜歡買6尺X 7尺。吳裕隆笑著說因為現代人長得比較高,他開始客製各種尺寸、斤數的棉被。

如何分辨好棉被?
1. 純棉被:帶有微微黃色的棉被才是真正的棉花,純白的是聚酯纖維。

2. 蠶絲被:只要絲能拉很長,就算好的絲。真正蠶絲不容易斷裂,拉開有微微熱氣。

3. 羽絨被:所謂「羽毛被」是聚酯纖維製成,羽絨被才是羽絨製成。真的羽絨被沒辦法手工做,一定要用機器灌。

老店的不變: 選用最好原料 做生意一定要有信用

吳金福最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做生意一定要有信用!」

景氣不好,沒想過降低成本?吳金福頭腦裡從來沒有這個念頭,他認為和客人之間最重要的就是「信用」,「我的棉被不暖包換。客人買了覺得好,他們才會再來。外面的原料我看不到,沒信用,我沒想過賣給客人。」

不僅一些搬遷他鄉的金山人,會專程回來訂做,吳金福印象深刻的還有搭高鐵北上買棉被的客人。另外有戶住在陽明山的人家,本來花一萬多元買的進口棉被蓋得不暖和,直到訂做吉祥傳統棉被之後方才滿意。

吳金福非常重視原物料的選擇,「原料的料性一定要很好。」美國的棉花、日本的聚酯纖維就放在店裡,客人一目了然。吳裕隆現場教客人分辨真假蠶絲:品質好的蠶絲顏色是乳白色略黃,表面有柔和的光澤,每一層絲都像一張網,拉開很有彈性。越不容易拉開的,代表品質越好,也是吉祥棉被選用的蠶絲。

吳裕隆無奈地說:「之前新聞報中國大陸和台灣的黑心棉花,都是把工業區回收的棉花拿去漂白,裡面含有大量甲醛,那個棉被才賣三百,非常便宜,但是對身體非常不好。」

手工棉被行的原料看得到、摸得到,更重要的是,吳金福從做學徒開始,就明白用最好的原料,才是做生意的信用,至今從沒改變。這是吉祥棉被行超過一甲子的堅持。

傳授手藝時,吳金福對兒子的要求同樣十分嚴格。「哪裡沒有平整,哪裡沒有收好,小細節他都非常在意。」看似簡單的一個道理,卻是吳金福的人生信念,要始終貫徹其實不容易,但也是他成功的原因。

老店的堅持: 認真和客人互動 增加信任度

秋天到了,手工棉被開始進入旺季,有的人拿家裡的棉被來給老師傅翻新,有的趕在冬天來臨之前訂製一床棉被。

「可以藉由手的觸感確保棉被的舒適,棉被蓋起來就會貼身保暖,是手工製最大的優點。」吳裕隆說道。手工製被這個老行業因為需求沒有間斷,總能一次次在寒冬中逆勢回春。

對棉花的原物料、百貨公司和手工製被的差別,做了詳細研究的吳裕隆說,手工棉被耐用程度比較高,蓋十年、二十年沒甚麼太大問題,也比一般聚酯纖維棉被保暖,冬天寒流來一蓋就暖;此外,棉花不會亂跑、不會糾結、不會斷裂,蓋起來很平整。台灣雖然氣候潮濕,手工棉被只要經過日晒,又會立刻變回蓬鬆柔軟的棉被。

集結這麼多好處,無怪乎吳裕隆自信地說,現在大家都還需要手工棉被。

一樣是「顧客至上」,吳裕隆以認真和客人互動的方式,增加信任度。只要有客人上門,吳裕隆會傾盡所能幫客人解決各種問題,滿足客人的需求,這是以往埋首製作的吳金福較無暇顧及的部分。「剛接的時候,每個客人我至少要介紹半個小時,一個一個介紹,我要告訴他們正確的知識。一定要對客人好,即使他沒有買,也要盡量服務好,未來他也有可能再回來買。」吳裕隆笑著說。

他更規劃起宅配服務,也盡量計畫早在客人下訂單之前先提前囤貨。父子通力合作,讓快要失傳的古老技藝不僅得以延續,進而更加響亮。

這家看似不起眼的棉被行,傳承了一家三代的溫飽,也在寒流時溫暖了許多人。走過一甲子,老店的「不變」恰恰保留了最珍貴的「傳統技藝」,為這個變動萬分的時代,留下生活的軌跡。

老店經營祕訣:
1. 堅持「信用」,品質保證。
2. 古法製造,每個環節步驟不改變。

吉祥棉被行
創設時間:約1950年
創立者:吳金福(現年78歲、父親)
現在經營者:吳裕隆(現年40歲、兒子)
技術承傳:約66年

營業項目:
吉祥棉被行的產品包括手工訂製棉被和蠶絲被兩種。手工棉被占了吉祥約八成營業額。一般顧客如未指定,會幫客人調配純棉和聚酯纖維的比例,棉花中加入些許比棉花成本還高的聚酯纖維,蓋幾來比較蓬鬆柔軟。如果客人指定純棉,也會按照客人需求製作,純棉棉被蓋起來比較硬一些。

吉祥棉被行最初只做棉被,四、五年前開始做蠶絲被。蠶絲原料一斤超過三千元,製作過程非常耗時,必須用手把一團團蠶絲拉鬆,約需整整一天,一件手工蠶絲被賣價上萬元。

吉祥棉被行也提供舊被翻新服務,包括重彈棉花、將外面的棉布換新,一件大約收兩千元的費用。即便年代久遠、又硬又黑的棉絮,只要經過重新彈製,就會潔白柔軟如新。

看雜誌授權刊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