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e
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職場新鮮誌

:::
回上一頁 友善列印 轉寄好友
字級:
小字級
中字級
大字級
焦點人物

順應萬物生態 青農游正福把好東西留台灣

文:余立琴

新生代茶農 -- 體悟到祖業的傳承需要自己盡一份心力,游正福於七年前拋下電子新貴身分,返鄉做農。他順應萬物生態、友善對待土地,全面採行自然農法栽培,不使用農藥與化肥。在種植、生產、行銷過程中,因為誠信,和客戶成為朋友……

初秋的一場西北雨,頓時讓燠熱的天氣清涼不少。來到遍布茶園和柚子園的冬山鄉,空氣中瀰漫著淡淡芬多精的香氣。通往茶園的小徑旁,一群蜜蜂圍著幾個蜂箱打轉,幾隻蝸牛探頭探腦。此時,踩著輕快腳步忙著介紹茶園的主人,彎身一把撿起蝸牛,笑著說要給柚子園裡的小雞打牙祭。

邊聊著對台灣農業未來的憧憬,已然來到周邊設有圍籬的柚子園。只見一棵棵柚子樹套著「生物防治網」,小雞漫步園區,一隻花貓在雞群裡玩得不亦樂乎。

2009年游正福回鄉做農,全面放棄慣行農法,不使用農藥與化肥。「養雞是為了除草,生物防治網是為了防止果蠅傷害。」回首過往,笑意在他臉上漫開。

游正福│看雜誌提供 游正福│看雜誌提供

棄程式設計師 傳承農業

阿祖的年代家裡就開始種茶,身為農家子弟,游正福從小就得幫忙農事,「小時候不知甚麼是快樂的假期。每逢茶葉採收時,凌晨兩點就要起來幫忙做茶,採收柚子時也被螞蟻咬得傷痕累累。」這使得他十分排斥農業,一心嚮往著都會生活。

蘭陽技術學院電子工程系畢業後,爸爸要他到外地上班,不要做農,因為做農工作時間長又賺不到錢。服完兵役後,游正福一償宿願往自己夢寐以求的電子產業發展,在台北的電子公司工作四年,後兩年在普騰電子公司擔任程式設計師,工作待遇還不錯。

然而,2008年的金融海嘯重創全球經濟,也讓游正福的人生有了轉折,「公司受到波及,很多同事被裁員。人員少了,要做的工作沒有少,一個程式完成下一個又來了。每天早上八點上班,時常到晚上十點,有時甚至到凌晨二、三點才下班。為了配合工作需求,幾乎沒有星期假日。」當時每天只能跟電腦對話,缺乏與人互動的機會,他看不到職業生涯的未來性,也擔心在這樣的環境中變成宅男。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一次機緣跟老人家泡茶,他說喝茶是種享受,喝到好茶是種無法形容的感動。」看著老人家臉上的幸福感,他想起小時候常跟著爸媽到山上茶園,不禁懷念起令人心靈愉悅的山中環境。話鋒一轉,他笑了笑說:「到台北工作久了,就會把台北當故鄉,沒辦法照顧到這個家。茶葉需要技術,果樹需要管理,如果我沒做,這些東西很有可能就不見了。」體悟到祖業的傳承需要自己盡一份心力,游正福決定離開台北,回家幫忙。

返鄉做農不是口號,得全心投入經營。游正福說,雖然政府一再倡導青年返鄉,但配套措施的實質幫助並不大。「政府比較需要幫助農民的是土地規劃,沒有自己的地很麻煩,例如農民租一塊地種果樹,將要採收時碰到約滿地主要收回土地怎麼辦?」他舉例說有位朋友沒有自己的田地,貸款投入農業,連續碰到收成不好,最後血本無歸。

受日本木村爺爺影響 堅行有機

在台北上班期間,游正福經常有機會出國。他很讚賞日本的精緻農業,「他們的東西強調質感。一樣東西只要把它做好、做專精、做安全,就可以賣很高的價錢。農民也不用很累。」而日本蘋果爺爺木村秋則「用自然栽培法找回自然法則」,栽種出不會腐爛的奇蹟蘋果,也帶給他很大的衝擊。他想為台灣留下一些好的東西。

「農民很可憐,噴灑農藥只戴著口罩,沒辦法做防護,簡直是拿生命開玩笑。」游正福覺得順應萬物生態、友善對待土地,是最體貼人類的農作方式。另外,慣行農法的付出與收入不成正比也是個大問題,「我們家的柚子樹是四、五十年的老欉,約有五、六分地,產量很大。過去柚子採收期,幾乎全家總動員忙翻天,但是銷售時經常被中盤商殺價,賣價不好,有時賣不出去。」他認為採行自然農法栽培已勢在必行。

然而從慣行到有機,在當時沒有生產技術、沒有通路的情況下,當他告訴父親,不噴灑農藥雖然產量比較少,但價位可以賣得好一點,土地也能得到永續時,卻引發了一場家庭革命。「我做農這麼久了,你是晚輩,懂甚麼農業?」改變農作行為伊始,爸爸會趁他不注意時,背著農藥桶、除草劑去工作。但是游正福仍然非常堅持,「吵架是避免不了的。」為了理想,他絲毫不肯妥協。

觀摩學習同業 養雞除草

「只要種出好東西、顧好品質,有了通路,就能化解爸爸的疑慮。」七年來,游正福努力跟隨父母學習、傳承技術,並多次參加專業課程研討,加入青年農民聯誼會,不斷與農友交流,觀摩學習同業,精益求精。

他想起小時候阿公把雞養在稻埕,只要雞經過的地方,地上的草就不見了;雞的糞便還可拿來當肥料。於是他在柚子園裡養雞除草。「除了地上的雜草與家裡種的有機蔬菜、玉米、南瓜,到台北希望廣場銷售時,也會撿無毒的鳳梨皮回來給雞吃。」他說自己養的雞不餵食飼料,每隻都生龍活虎,天氣太熱還會在地面的沙土上挖個洞避暑呢。

「當初只是養雞來除草,有雞蛋就自己吃。沒想到有客人來參觀果園,買回家吃過後說沒有腥味、太好吃了,建議我們拿到花博農民市集賣。」每天大約六到十斤的雞蛋總是被搶購一空,一年增加超過三十萬元的產值。游正福說,養雞的目的是為了除草,「我們不會因為蛋賣得好而去養很多雞,或讓牠們吃很多東西,多下一點蛋。」

邀請客戶參觀 客人變朋友

每逢週休二日,游正福會帶著自家產品到台北希望廣場、花博農民市集展售。「剛開始時,客戶會質疑我們的東西是不是真的有機,我說你可以去比較別人的東西,吃過後再來看我們的環境,也可以『突襲』我們在做甚麼。」不必講太多,他邀請客戶來參觀,自己去感受。

「自產自銷雖然沒有很賺錢,但至少我們被看到了。」游正福說,有位客人起初在花博只是嘗試性地買了一千多元的茶,後來到家裡參觀後,環境說服了他,從此成了固定客戶,特別叮嚀以後有新茶出來一定要通知他。「客戶來逛花博就會來找我們喝茶聊天,有時忙不過來,住在附近的客戶甚至會過來幫忙賣菜。」因為誠信,客戶變成朋友,「有位吳小姐和藍小姐還帶國外回來的朋友找我買茶。」假日時來宜蘭找他玩的客戶不在少數,暑假時還有人專程來宜蘭找他烤肉,因此結交許多志同道合的朋友。

謹守農夫本分 好東西留台灣

目前游正福家的農產品包括有機茶、有機蔬菜、無毒茶、無毒柚子。為甚麼要分無毒與有機?他說是為了堅守百分之百有機的原則,「我覺得信譽很重要,雖然我們完全不使用農藥與化肥,但左鄰右舍有些茶園還是慣行農法,所以與其相鄰的茶園,我們就採行無毒的種植方式。」他說同樣都是無毒的東西,只是有無認證的差別,販售時跟消費者說明白,如果他不放心,可以買有機的產品。

茶賣得不錯,農會提議一些年紀大、無法自己做茶的老農把茶青賣給游正福。但不跟別人買茶青是他的堅持,「我自己種、自己做、自己賣,雖然他的茶是無毒的我也不要,這是風險問題。」他說今年還辦了貸款,準備蓋個新茶廠,把有機和無毒的茶廠分隔開。

談到時下有些農民追求休閒農業,減產、轉型農產品DIY,卻忘記基本產業,游正福覺得不能以商業考量扭曲了農業的價值,「那個不長久。當一個東西被看到時是有賺錢的機會沒錯,但那是短利的。我想要慢慢做,想要做長久。」他說質與量是無法兼顧的,只能找一個平衡,「我寧願慢慢來,把東西做好,現在只要生活過得去就可以了。」看來,謹守農夫本分才是游正福最純粹的想法。

幾年來一直供應茶葉給貿易商外銷日本,游正福日前有了不同的想法與做法。他說日本把好東西留給自己,台灣則是把好東西外銷國外、不好的東西留下自己吃,「產品不是很多,要先考慮到台灣的通路。」

「要把好東西留在台灣!留給自己!」游正福語氣堅定,勾勒著心中的理想藍圖,也勾勒出未來台灣農業無限的希望……

游正福小檔案

學歷:
2001年:黎明技術學院(二專)電子工程系畢
2003年:蘭陽技術學院(二技)電子工程系畢

經歷:
2003~2005年:伯碩科技韌體工程師
2005~2008年:普騰電子韌體工程師
2015~2016年:宜蘭WISH星農會長
2015年起:宜蘭冬山丸山社區社規師

歷年紀事:
2009年:返鄉學習農業。
2010年:推廣產銷履歷驗證。自家熏花茶。
2011年:研發槴子花茶。
2012年:投入無毒紅茶。
2013年:推廣農業人力復興。研發白茶。
2014年:驗證有機通過。

父親游源鎰獲選產銷履歷達人。
游正福與父親同獲宜蘭縣模範農民。
2015年:父親獲紅茶競技第一名。用雞除草創新產值。
2016年:驗證綠色保育標章通過。研發蝶豆花茶。

看雜誌授權刊載

TOP